氯喹:一种常被发现新功效的抗疟疾老药-女尸现场

氯喹:一种常被发现新功效的抗疟疾老药 时间:2020年02月17日 06:23:08

氯喹:一种常被发现新功效的抗疟疾老药

原标题:氯喹:一种常被发现新功效的抗疟疾老药

氯喹:一种常被发现新功效的抗疟疾老药

2月15日,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张新民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了一种药物——磷酸氯喹。其表示,体外实验显示磷酸氯喹对新冠病毒有良好抑制作用。“目前正在北京、广东等十多家医院开展临床研究,累计入组患者超过100例。近期,湖南省也将启动磷酸氯喹的多中心临床试验,临床结果初步显示,磷酸氯喹对新冠肺炎有一定的诊疗效果。”  正如张新民所说,磷酸氯喹是一种上市多年的抗疟疾药物。要追溯它的历史,可以从奎宁说起。  1820年,法国著名药学家Pelletier和 Caventou成功从金鸡纳树皮中提炼出历史上最早的抗疟疾药——奎宁,使得奎宁成为治疗发热性疾病的首选药物。  上世纪30年代,德国科学家合成发明了与天然奎宁化学结构相近的人工合成抗疟疾药氯喹。它相比奎宁更加安全有效,因此广泛用于治疗和预防疟疾。  由于没有对药物使用剂量的安全范围进行试验和摸索,氯喹的使用剂量过大,是治疗疟疾所需的十数倍,随即而来的是严重的药物不良反应——部分病人出现眼底疾患,甚至失明。  1944年科学家在氯喹的基础上研究出一种新型抗疟疾药——羟氯喹,治疗作用与氯喹相近,但毒副作用显著减少。它跟氯喹的区别在于用羟乙基替代了氯喹中的一个乙基,正是因为这一小小的不同,使羟氯喹在人体胃肠道吸收更快,体内分布更广。  后来,一部分恶性疟疾原虫对氯喹产生了抗药性。上世纪60年代,抗氯喹恶性疟疾在东南亚严重扩散。1964年,越南政府向中国请求帮助。于是,就有了现在国人已经熟知的“523任务”,有了后来屠呦呦发现抗疟疾药物青蒿素。  当然,老药也可以新用。氯喹还可用于治疗风湿性关节炎、肺吸虫病结缔组织病等,另可用于治疗光敏性疾患。也有研究证实氯喹在艾滋病、肿瘤方面有一定治疗效果。  那么,氯喹是怎么发挥抗病毒作用的呢?  研究表明,有如下几种机制:  1、由于氯喹可以改变内吞体的PH值,对通过内吞体途径侵入细胞的病毒感染具有显著的抑制作用,如博尔纳病病毒、禽白血病毒、寨卡病毒等。  2、氯喹可以通过抑制病毒基因表达影响病毒复制。体内外试验表明,氯喹能改变HIV病毒gp120包膜的糖基化模式,抑制CD4+T细胞内HIV病毒的复制。  3、氯喹作为一种良好的自噬抑制剂,可通过影响自噬反应干扰病毒的感染和复制。  动物试验表明,应用氯喹能有效抑制禽流感H5N1鼠肺中的自噬作用,减轻肺泡上皮损伤。也有报道发现,氯喹能阻断寨卡病毒诱导的自噬现象,从而抑制病毒复制;小鼠试验中也显示氯喹能切断寨卡病毒自母胎途径垂直感染。  2004年,在关于SARS病毒的研究中,有报道显示国外科学家研究发现氯喹可抑制SARS病毒在体外复制。  从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网站上也可看到,有多项使用氯喹/羟氯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

个人专栏

合作专栏

  • 开启海外备战奥运模式 中国队提前出国参加资格赛

    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军团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影响持续发酵。路透社15日称,澳大利亚政府决定,从2月15日起延长对于来自中国大陆的外籍人士的入境限令,中国选手无奈退出将于2月20日至23日举行的世界杯体操赛墨尔本站。除了体操,还有多支中国国家体育代表队在参加海外赛事时受阻,其中大部分为奥运资格赛。据环球网2月17日报道,「这几周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很有挑战性的,对于那些一直在训练并准备来到墨尔本的中国体操运动员来说更是如此,」澳大利亚体操协会首席执行官基蒂·奇勒称,「虽然中国体操协会表示队员近况良好,没有任何受感染迹象,但我们仍要遵守澳洲政府定下的规则。」据悉,墨尔本站是涉及东京奥运会积分的体操单项世界杯8个分站赛的第6站,中国体操队原本计划派出包括四次世界冠军张成龙、前世界全能冠军肖若腾、男子吊环名将尤浩、刘洋等12位选手出战。按照规则,8站比赛中的各单项总排名第一的选手可直通东京,而单项总排名仅计算选手8站中的3站最佳成绩。马来西亚《星洲日报》15日称,「目前,中国体操队虽然早在2018年就拿到了男女两项团体赛的参赛资格,但还需争取男女各两个单项赛的名额。无缘第6站墨尔本站世界杯后,中国队只能在最后两站巴库站及多哈站全力抢分,力争东京奥运会参赛席位。」开启海外备战模式鉴于新冠肺炎疫情形势,部分国家对来自中国的旅客实施了入境限制,这导致多支中国国家队的海外参赛之路受阻。其中,11日在菲律宾打响的亚洲羽毛球团体锦标赛,中国羽毛球队被亚团赛组委会拒之门外。有鉴于此,为了能顺利参加德国、全英、瑞士三站奥运积分赛,国羽选择提前两周抵达欧洲进行训练和隔离。目前首批国羽队员已经转训英国,全力备战下月开始的一系列赛事。世界羽联此前在声明中称,「中国运动员可以自由参赛,我们相信赛事主办方会提供充分帮助,平等对待所有运动员。」事实上,国羽并非首支为获取奥运资格而开启海外备战模式的队伍。东京奥运会拳击项目的亚洲和大洋洲资格赛从武汉移师约旦首都安曼后,中国拳击队于2月初便抵达安曼,并在驻地展开针对性训练。另外,此前被迫在布里斯班酒店走廊训练的中国女足也面临挑战。中国女足阵中的三名湖北籍球员王霜、姚伟和吕悦云已基本无缘参加3月6日和11日进行的奥预赛附加赛。不过女足方面及时做出应对——继续将澳大利亚作为己方主场,并急征杨丽、古雅沙、张睿、王焱、方洁、李梦雯、李佳悦7名国脚归队,以保证球队阵容,确保在面对韩国队时不会出现人员短缺。中国女子水球队获得奥运门票近几周来,国际体育界对中国运动员不能按期参加奥运会预选赛等国际赛事的担忧与日俱增。欧洲体育网站「insidethegames」15日称,国际奥委会2020年东京奥运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约翰·科茨试图消除人们的担忧,他说,大多数中国运动员都在海外备战奥运会和残奥会,因此当他们到达日本时不需要隔离。加入声援中国行列的还有俄罗斯新任体育部长阿列克·马迪申,他说,俄罗斯已准备好代为举办受疫情影响的体育赛事,毕竟有许多原定在中国举行的体育赛事被取消或推迟。「如果这能帮助到中国同行,我们将竭尽全力,相信新冠肺炎疫情会在不久的将来被控制住」。中国体育代表队在面临奥运资格难题的同时,一些国际单项体育组织伸出援手,积极寻找解决方案。美国游泳杂志《游泳世界》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在哈萨克斯坦举行的东京奥运会水球资格赛被取消。国际泳联决定,将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成绩作为分配东京奥运会水球项目亚洲区席位的依据,即各项目冠军都将入围东京奥运会决赛圈。在雅加达亚运会夺冠的中国女子水球队,成为继中国女排、女篮、女子曲棍球队、女子七人制橄榄球队、三对三男女篮后,又一支拿到东京奥运会集体球类项目入场券的国字号队伍。


  • 房地产行业开展多样营销应对疫情影响

    原标题:房地产行业开展多样营销应对疫情影响

评测

回到顶部
世界上最深的洼地|历史故事|蒋经国的儿子|乾隆皇帝的儿子|蒋经国的儿子|安禄山与杨贵妃|越南乳瓜|历史故事